当前位置:vnyyy模板网 > 娱乐资讯 > 正文

国内音乐节行业浮华背后,更多是赔钱赚吆喝

整理发布:vnyyy.com 发布时间:2017-05-25

    如果说迅速膨胀的数量和密集爆发的问题只是表象,那么国内音乐节行业浮华背后又是怎样的一片光景?一边是“赔钱赚吆喝”,一边是“前仆后继”。那么,在资本燃烧的一片热闹之下,音乐节又该如何不让乌托邦幻灭呢?音乐节,音乐,消费升级,天漠音乐节,乐视音乐

    最近几年,音乐节已然成为年轻人的狂欢盛会,许多户外音乐节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音乐节的日渐繁荣也引领着乐迷们的消费习惯。然而事实上,繁华背后也产生过泡沫,五光十色的舞台如同一个巨大的光怪陆离的聚宝盆,让音乐人和唱片公司在“超八成亏损”的市场状况下依然“前仆后继”。

    反观,著名业内人士张校长却喊出“不能让全部音乐节音乐人都围着资本转”的口号。说到底,这还是一场资本和信仰的协商,如何做到让两者并行不悖、实现共赢也许才是音乐人和乐迷都最想看到的结果。

    五月,各个城市大型音乐节你方唱罢我方登场。一年好几度的音乐节已经成为了乐迷们的嘉年华,文艺青年们的大型庙会。陈所长在歌词里唱道自己像个孤独患者自我拉扯,而每年的这个时候又何尝不是音乐节的“自我拉扯”呢?区别只不过是后者集体扎堆罢了。

    不知不觉,音乐节进入中国已经将近18年,从最初的一个舶来品,在中国表现得有些“水土不服”,只是“小众”的音乐游戏,到后来逐渐地被本土化。如今越来越多音乐节“井喷式”之后,如果说迅速膨胀的数量和密集爆发的问题只是表象,那么国内音乐节行业浮华背后又是怎样的一片光景?

    谈钱既不酷也不文艺,可没有钱哪来的音乐节

    资本其实早已敏锐地进入,且它的参与在音乐节里从未消停,就像乐迷们在台下挥动的双手一样卖力。

    知来头方知去处,我们先讲一讲国内各家音乐节的发迹简史。

    2000年5月,中国摇滚音乐节第一品牌“迷笛音乐节”在北京迷笛学校举办了第一届。谁曾想,这个小小的汇报演出正式扛起了中国商业音乐节的大旗。直到2005年10月,第六届迷笛音乐节,票价一天30元,四天通票100元。开启了中国音乐节的门票时代。2007年10月,经过几年商业化尝试,已经成为国内文化现象的迷笛音乐节首次实现盈利,终于达到收支平衡。120万元的投入,换来了140万元的收入。

    不过也正是这一年,长期独占国内音乐节鳌头的迷笛有了对手,第一届“摩登天空音乐节”,在北京海淀公园举行。09年5月,另一个日后鼎鼎大名的品牌横空出世,摩登天空主办的“草莓音乐节”在北京通州举办第一届。

    2013年,恒大音乐旗下的星光音乐节,用短短3个月的时间,便走过包括北京、上海、长沙在内的20座城市,两年内举办了58场,因此快速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。自此,“三足鼎立”的格局初具雏形。

    音乐消费升级的驱动下,资本市场的反响也愈发强烈

    随着音乐产业不断升级,音乐节强大的市场号召力正在吸引愈来愈多的资本涌入。更多本土化品牌出现,纷纷进入大众视野,大理洱海音乐节、成都朋克音乐节、西部大漠音乐节、武汉春浪音乐节……仿佛“忽如一夜春风来,千树万树梨花开”,音乐节时代就这样来临了。

    张震岳杨乃文陈绮贞谢天笑只是标配,新晋常客徐佳莹窦靖童陈粒也悉数出席,甚至居然还有张曼玉和郑秀文!orz,这就是有钱了之后音乐节对乐迷们实行的暴击。

    几年前,音乐节还只是豆瓣青年的标配活动,去一次和朝圣似的。去年开始,各大社交媒体上,“音乐节”一词热搜,连小编这种路人粉都看得出来,国内音乐节已不仅是文艺青年,而是整个中产阶级的生活方式标配了,各种风格玩法都逐渐落地。

    2016年9月,MTA天漠音乐节(“MTA”意为Music,Technology and Art)的举办现场不仅有新锐音乐,还有最新的“黑”科技体验、多媒体艺术表演、艺术装置展览等,用VR/AR体验、机器人和智能硬件刷新乐迷的感官体验。可以说,“消费升级”这一波,音乐节恰是赶得正好。

    可质量跟不上,平台先爆发,是好事吗?能维持多久?

    无利不起早,2016年音乐节再次迎来爆发式增长,全年共举办200多台。然而,音乐节“遍地开花”却难掩多数亏损的问题。业内人士表示,音乐节的盈利状况也同样遵循二八原则,目前盈利的还不到15%。

    音乐节的两大金主地方政府和地产商存在着同样的弊端。并不真心爱音乐,往往只求短期宣传和人流聚集,换一届领导或者达到目的了,也就撤资了。而艺人们在热火朝天的市场下早就“自抬身价”,失去政府和